坦白说,过了这么多年,一旦接受自己怎么样都得干脏活的命运,就不得不发现自己终于到了实在厌倦的时候了。架构也好设计也好“正确做法”也好,竟然还不如跟单簧管的簧片搏斗绞尽脑汁找正确的嘴型来得有趣。If only I could have the chance for a change…

中国大陆的编程Myth (1)

面向对象的三大特征:封装、继承、多态。

— Almost all Mainland Chinese programmer ever

我不知是谁最先提出这个说法的,但是这个说法有非常严重的问题:它的逻辑在根本上是反的。「封装」和「多态」不是「面向对象」的“特征”;「面向对象」是用于完成封装和多态的对策之一(which in terms 是对抗程序复杂性的对策之一)。「继承」也根本不是“面向对象”的专属:在支持函数一等公民的语言里,如果我需要同样的行为,把函数本身传过去就是了;我确确实实地继承了行为,但是在这之中“面向对象”又在哪里呢?很多人会说,A是B的特征不等于A为B独有,“函数式编程”也有这些特征;这是当然的,因为根本就不是「它有这个特征」,而是「它为这个目的而这样」。

就像我在另外一篇博客里讲过的一样,「面向对象」这个词能够用来描述某些东西不代表它就是个合格的predicate;但这件事又跟这个myth本身没什么关系了。

在看知乎的时候看到这么一段话

为何没有将状态进行更细粒度的拆分,没有联动关系的状态放到不同的组件中单独管理,而是习惯性地使用一个大的状态,以及多处setState进行部分状态的更新。

我就奇怪了,当初Hooks出来之前不就是你们React人(尤其是React+Redux人)天天吹什么single source of truth吗?……结果兜兜转转,不是要朝着old-style OOP native开发风格回归就是要朝着FRP回归(Web不好搞什么immediate mode GUI),就像各种各样不同的新语言最终还是要朝着Standard ML回归,连golang都不情不愿地加了泛型一样,可见前端圈的镜花水月有多么泛滥。

我不想再做这个了,要是管事的不把旧的一套全部抛弃,我参与做这个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就算原本的负责人离职了又能怎么样?留下的所有人不都还是活在他留下的那套愚蠢的体系的阴影之下。我真的不想现在还要给别人的过错打补丁,反正即使我再怎么努力,也不会有人往这里看一眼。

Back to WordPress again

我其实一直想专门开辟一个地方用来放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是不想再花时间自己再写一套新的博客引擎了,于是最后还是用了WordPress。意外的是有人已经做了WordPress的ActivityPub和WebMention支持,所以现在可以直接在Mastodon搜索 @admin@sebastian.zone follow这里,也可以通过WebMention互动了。

2021.11.4 1:33 – 我实在是没想到WordPress这边的删除居然没法对应到Mastodon相关issue。实在是服气。

主题

我本来是motd.org的长期用户能找得到哪个是我原本的博客吗?;),但是后来他们更新了设置,似乎间接地对文章的长度产生了限制;再者,我一直想看看WordPress今年新出的那个blog主题具体是怎么样的,而motd.org处的WordPress又一直没能正确更新到最新版本,于是当下决定在vultr开个新的服务器,motd.org则不再用了。

坦白说,Twenty Twenty-One也许用在其他场合很适合,但是它不是我想要的:内容的宽度太窄了。我不知你有没有发现:只要是希望读者专注在文章本身的网站,主题内容的宽度几乎必定占能够包含所有显示内容的宽度的70%左右或以上;小于这个比例就不会work。我在customization那里调了两小时CSS,出来的效果却怎么都不能让我满意。于是只好另外找别的主题。看着主题库里成千上百套明明标着「blog」却完全是专门给企业网站用的主题,我感觉WordPress似乎大概早就不是我所想象的那个专门用来写作的工具了。

在我眼里,设计的变迁大概是最能直观体现之前存在着的某种意识的衰退的;在现在,你甚至能明确感觉到「近未来感」的逐渐消逝。这种消逝在手机上发生过一次,在笔记本电脑上发生过一次,在网页设计上更是发生得十分明显。你能够在Windows界面设计上的两次巨大衰退Vista到7一次,8到10一次;10到11更加是衰退,然而11还没有被广泛使用发现,这种「近未来感」的衰退似乎必定伴随着大众角度的「可用性」的上升。主题库里的那些主题能够非常好地满足企业客户的需求——但是那些东西哪里算得上是设计啦?那种八股文一样的设计哪里算得上是设计啦?把那种没有背景的人都能在一下午照猫画虎地搞出来的设计叫做设计,简直就像是把考试时写的高考作文叫做文章一样。

我讨厌现在的互联网。每一次翻旧时代比如geocities的archive,都能够明显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这二十年之间化成了灰烬;那些我所喜欢的东西,现在早已没有它们位置了。

Web是不是从所谓的Web2.0出现就已经开始死亡了?

关于git.chaconne.dev的关闭

服务器被人入侵拿来挖Monero了,用了用户名git的用户在临时目录里放了挖矿脚本。可惜只找到一个钱包地址,干不了什么事情。我已经备份了所有git仓库,接下来会抽空在不同的托管服务上进行托管,至少近期我是不会再开一个git instance了。也许是我蠢,不懂如何好好管理linux服务器。装了fail2ban之后才发现,其实主站也一直在被人试图用暴力破解root密码……

我不计划购买加密货币,也不计划用别人的服务器帮自己挖矿。2014年比特币从20+USD一个涨到~600USD的时候,MtGOX作为当时最大的交易所直接宣布被黑客入侵然后开始破产清算;CoinBase之前也曾经宣称过被黑客入侵。这样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黑客入侵而像是pyramid scheme的头头想要套现离场,为自己在自己系统搞出来的泡沫找借口;NFT和某些人正在热推的基于NFT和加密货币的所谓「metaverse」则更是浮夸。如果我真的想要赌博,我倒不如准备签证去澳门,至少澳门的风景要比一堆crypto bro对着一群漫画猴子发情好看多了……

刚刚清点了一下新住处的东西,恐怕大概有两本高中时的日记和一本大学时的日记在两次搬家中永远地丢失了。除了写下的日记和小说片段以外,唯一有那么一点意思的就是东京裁判所用了我当时使用的假名给我发来的开庭通知:MtGOX垮的时候,我的账户里还有0.23USD,所以理论上而言我是它的债权人之一。所幸的是前女友寄给我的日记还在。日记本的丢失当然是让人起码是让我痛心的事情,但活着的人的历史的缺失并不算特别重要的事情,我这么安慰自己,活着的人的历史本来就一直在缺失着:我已经根本不记得三个月前的月圆的晚上我晚饭吃了什么,而你大概也不记得你吃了什么;比起这个更加不能让我接受的,是已经逝去的人的历史的缺失。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去年十月份她母亲找到我,跟我说她因为抑郁症,已经自杀去世了;由于已经分手,我甚至没能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第一次搬家是因为实在受不了合租的生活,而第二次搬家则是被自如坑了,选了一处隔湿根本没有做好的房子。长时间开空调时,周边的湿气便会渗入周围的墙壁,导致别人家里墙上发霉。周边的邻居先前早已跟原本的业主打过官司,业主说一切交由自如管,而自如则什么都没有做,将其单纯作展示用至少当时带我看房的那个所谓的自如管家是这么说的;一个瘦小的女生,年龄恐怕还没有我大,恐怕还是大学出来实习的;现在恐怕早就已经去了别处了。于是现在每次听到门外有什么人在吵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我实在是不想再搬家了。

仔细想来,今年过得还真是有点过于失败了。搬家被坑,项目线被砍工作也没了,家里又跟往常一样还在焦虑的泥潭里,根本没有任何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