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说,过了这么多年,一旦接受自己怎么样都得干脏活的命运,就不得不发现自己终于到了实在厌倦的时候了。架构也好设计也好“正确做法”也好,竟然还不如跟单簧管的簧片搏斗绞尽脑汁找正确的嘴型来得有趣。If only I could have the chance for a chang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