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现在,我算是彻底丧失了撑下去的动力。代码也不想写,动漫也不想看,整个下午只是靠在椅子上发呆。倘若酒精能保证教我今晚心脏病发,我必定要喝到酩酊大醉。

父亲算是有远见之人,2012年时他便在策划run南美;现今想起来,不知是什么东西给了他这个念头,只能说不愧是为了躲避宗族势力而从汕头run到深圳再到广州的人,我要给他鼓一万次掌。当时我与他之间的关系远没有如今那么糟,如果他说要run南美,我必定是会跟着run的;而且即使当时我只是12岁,但也早已厌倦了大陆了。只是不知为何,终究没有成行,于是至今都还滞留广州。

2020年10月跟旧友吃饭的时候,我就抱怨说大陆是一刻也不能呆了,只是按家中的状况,run出去之后家人不知要如何处置;我又狠不下心做一个彻底的恶人。2021年又因为种种事件,最终沦落为如今的废狗一条,现在又终日被催去做核酸,实在是累了。

也许自杀之后能投胎到一个不那么逼仄的地方,谁知道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