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Status

刚刚清点了一下新住处的东西,恐怕大概有两本高中时的日记和一本大学时的日记在两次搬家中永远地丢失了。除了写下的日记和小说片段以外,唯一有那么一点意思的就是东京裁判所用了我当时使用的假名给我发来的开庭通知:MtGOX垮的时候,我的账户里还有0.23USD,所以理论上而言我是它的债权人之一。所幸的是前女友寄给我的日记还在。日记本的丢失当然是让人起码是让我痛心的事情,但活着的人的历史的缺失并不算特别重要的事情,我这么安慰自己,活着的人的历史本来就一直在缺失着:我已经根本不记得三个月前的月圆的晚上我晚饭吃了什么,而你大概也不记得你吃了什么;比起这个更加不能让我接受的,是已经逝去的人的历史的缺失。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去年十月份她母亲找到我,跟我说她因为抑郁症,已经自杀去世了;由于已经分手,我甚至没能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

第一次搬家是因为实在受不了合租的生活,而第二次搬家则是被自如坑了,选了一处隔湿根本没有做好的房子。长时间开空调时,周边的湿气便会渗入周围的墙壁,导致别人家里墙上发霉。周边的邻居先前早已跟原本的业主打过官司,业主说一切交由自如管,而自如则什么都没有做,将其单纯作展示用至少当时带我看房的那个所谓的自如管家是这么说的;一个瘦小的女生,年龄恐怕还没有我大,恐怕还是大学出来实习的;现在恐怕早就已经去了别处了。于是现在每次听到门外有什么人在吵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害怕起来;我实在是不想再搬家了。

仔细想来,今年过得还真是有点过于失败了。搬家被坑,项目线被砍工作也没了,家里又跟往常一样还在焦虑的泥潭里,根本没有任何起色……